位置:殡葬文化 > 殡葬文学 > 文章详情

祭文发展史上之佳作:曹操《祀故太尉桥玄文》

“人在世间,日失一日,如牵牛羊,以诣屠所,每近一步,而去死转近。”这是出之《抱朴子·勤求》中的一句生死名言,它揭示出“有生必有死”的人生旅途和归宿,生生死死,这是极其严酷而自然的过程。当然人在走完生死这一过程中各不相同,其间有人高寿百龄,瞑目善终;有人不见日月,转瞬即夭;有人羁旅他乡,北首长辞;有人威武不屈,慷慨赴义。尽管形式各异,但结果一样;与亲友长别,眠于大地之中。真可谓 “纵有千年铁门限,终得一个土馒头。”(范成大《重九日行营 寿藏之地》)。虽然死者魂游乎无为之表,但却给生者亲人带来万千悲痛之感。曰:“哀莫大于死别,悲莫甚于生吊。而把生离死别的悲痛诸文字,就形成了多样的哀悼之作,如挽歌、诗词、挽联、祭文等等。但这哀掉之作中,最能尽诉哀思的当数祭文。所谓祭文,即指以散文(包括骈赋)形式出现的告祭死者或天地山川等神祗时所诵读的文章。当然,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祭文,主要就祭人者而言,它近似于现代的悼词。
  中国古代祭文是中国文体园中的一朵奇葩。它多以那足可令人意奔神骇、心惊骨折的凄惨笔调追忆死者生平,抒写生者之思念。祭文是一种至情至性的艺术作品,情之所钟,莫过于此。古代祭文源远流长,繁若星河,其中佳作迭出,美不胜举。曹操的《祀故太慰桥玄文》是值得一读的佳篇。
  曹操(155—220)汉魏年间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诗人、散文家、字孟德,沛国谯人(今安徽亳县人)。20岁时,举孝廉为郎,授洛阳北部尉。在镇压黄巾起义的过程中发展自己的势力。逐步统一了北方广大地区,结束了中原地区长达20年之久的战乱。
 《祀故太尉桥玄文》是曹操的一篇祭文佳作。

这篇《祀故太尉桥玄文》仅有173字,文章虽短,但结构严谨,写得情真意切。此文见之于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纪》裴松之注引《褒赏令》。据《武帝纪》的记载,此文作于建安七年(202)正月,曹操时年48岁,正好率领军队马扎在家乡谯县,亲自撰文祭祀桥玄。据《后汉书·桥玄传》记,桥玄年轻时为县功曹,汉桓帝时为了度辽将军,在职三年,边境安宁。建宁三年,迁为司空,转司徒。光和元年(178),迁太尉。性格刚急,不拘小节,谦恭下士,廉洁奉公,其弟子宗亲没有因为他的权力而作官的。他死后,家无余财,丧无所殡,以德高望重著称于一时。故曹操在写祭文时,开头四句就追述桥玄是:“诞敷明 德,泛爱博容。国念明训,士思令谟。”称颂太尉桥玄是一位广布思德,博爱宽容;一位国家怀念的英才,士人思念的楷模。此文紧接其后的:“灵幽体翳,邈哉矣!”起到点题兼过渡之作用,桥玄在曹操心中的地位之高,感恩之深,怀念之情,跃然纸上。“吾以幼年,逮升堂室,特以鄙顽之姿,为大群子所纳。增荣益观,皆由奖助,犹仲尼称不如颜渊,李生之厚叹贾复。士死知己,怀此无忘。又承从容约誓之言:‘殂逝之后,路有经由,不以斗酒只鸡过相沃酹,车过三步,腹痛勿怪!” 曹操在这里动情地说:我年轻时就与你亲近交往,以我浅陋、愚钝的资质,能得到你名人的接纳、器重,使我增加了荣誉,提高了身价,凡此都是由于您的赞扬和帮助,就象孔子说自己不如颜渊,李生非常称赞贾复一样。古语有“士为知己者死” ,我心里记着这句话而不能忘怀。又承蒙您曾从容地与我约定起誓说:“我死之后,如果你路过我的坟墓,不用一斗酒一只鸡祭尊以示探望,你的车子走过三步,肚子疼起来就别怪我了! ”这段精彩回忆的自白,反映出曹操对这位知遇之恩的大名人记忆犹新,永铭心坎。而且所用典故十分贴切,展示出曹操学识造诣之深,驾御文字之妙。祭文称“不以斗酒只鸡过相沃酹 ,车过三步,腹痛勿怪!”虽为“临时戏笑之言”,但“非至亲 之笃好,胡肯为此辞乎?”这两句话即道出了两人情谊之深厚,也增加了文章的真实感和悲伤感。正所谓哭主以笑语出之,增加了其“哭语”的气氛,此乃文中之精彩之笔。全文结尾处说道:“奉命东征,屯次乡里,北望贵土,乃心陵墓。裁致薄奠,公其尚飨!”这六句话回到了现实,道出了“无有桥公,既无操之今日”的意思,思念报本之情溢于言表。由此可知桥玄的褒扬和指点对曹操早期的政治活动的影响是深刻的,也反映出曹操是个知恩图报的性情中人。

相关链接:

关注公众号
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