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殡葬文化 > 殡葬文学 > 文章详情

古代经典祭文:祢衡的《吊张衡文》

祢衡的《吊张衡文》


原文:南岳有精,君诞其姿;清和有理,君达其机;故能下笔绣辞,扬手文飞。昔伊尹值汤,吕望遇旦;嗟矣君生,而独值汉;苍蝇争飞,凤凰已散;元龟可羁,河龙可绊。石坚而朽,星华而灭;惟道兴隆,悠永靡绝。君音永浮,河水有竭;君声永流,旦光没发。余生虽后,身已存游;士贵知己,君其勿忧。
祢衡(173-198),字正平。读过《三国演义》的读者,势必对他裸体骂曹操的惊世骇俗之举会留下永不磨灭的鲜明印象。这倒不是小说家语,在《后汉书·祢衡传》里能找到八九不离十的史实依据。传记说祢衡“少有才辩,而尚气刚傲,好矫时慢物”,这是他性格的闪光点,也是他的致命点。他的少年时代适逢黄巾起义和军阀战乱,直到二十出头,还有一二年在荆州避乱。建安元年(196),曹操将汉献帝迁至许昌,挟天子以令诸侯。当时,各种人才四方来集,祢衡也来到许昌,希望才有所用。但曹氏智囊团里却没有谁能为他所首肯,在他眼中,连荀彧也只可以“借面吊丧”而已。他只看得起孔融和杨修,这是当时的大名士,但他依然口无遮拦地说:“大儿孔文举,小儿杨德祖。余皆碌碌,不足为数。”孔融是他的前辈,比他年长20岁,他称孔融是“仲尼不死”,孔融则夸他是 “颜回复生”。孔融爱其才华卓荦, 倒不在乎他的狂放,还向曹操力荐,称赞他 “性与道合,思若有神”,让他入朝,“必有可观”。曹操知其才名,准备召见他,但祢衡对其“素向轻疾”,不愿前往,背后还屡出狂言。对这位轻慢自己的才名之士,连向来爱才的曹操也憋了一肚子的火,便召他为鼓吏,命他在击 鼓之前当众换上鼓吏之衣,借此羞辱他。不料祢衡一脱到底,“裸身而立”,易衣以后,“颜色不怍”,击渔阳三挝而去。曹操只得承认:“本欲辱衡,衡反辱孤。”孔融闻知后,居间调停,劝说他去再见曹操。祢衡去是去了,却手持三尺杖,“坐大营门,以杖捶地大骂”。曹操怕担上容不得才士的恶名,礼送他到荆州刘表那里。祢衡好侮慢人的性格,在那儿也没呆长,被再次礼送到急性子的江夏太守黄祖那儿,终因“言不逊顺”死在黄祖手里,年仅26岁。
祢衡是一位少见的天才。史传记他与黄祖之子黄射出游,共读路边蔡邕所作碑文。归来以后,黄射遗憾没有抄下来,命人驰马去抄,祢衡声称自己还记得,默录出来,竟与抄来的碑文不差一字。他才思敏捷,挥笔立就。一次,黄射大宴宾客,有人献上一只鹦鹉,黄射让他当场作赋,“以娱嘉宾”。目睹这只有“奇姿”“殊智”的鹦鹉,却被“闭以雕笼,剪其翅羽”,他联想到自己的命运,悲从中来,立即援笔写下了《鹦鹉赋》,抒写了才智之士的樊笼之感和悲郁之情,“文无加点,辞采甚丽”。他遭杀后,文章也都亡佚,完整保存至今的仅4篇。

恃才傲物,目空一切,可以移为祢衡的盖棺之论。然而,以如此狂傲性格的才士,为什么生活在他50年以前的张衡竟成为他倾心仰慕的对象,并怀着“萧条异代不同时”的知己感,写下了这一传世名篇呢?
张衡(78-139),南阳西鄂(今河南南阳北)人。作为东汉最杰出的文学家和科学家,他至今仍为人传颂,但后世的声誉遮掩了他在世时郁郁失意的遭遇。他所处的安帝、顺帝时代,政治渐趋黑暗,外戚与宦官已在争夺朝政的控制权。但张衡绝不枉道屈志,在龌龊的官场保持着自身的尊严。故而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说他“不慕当世,所居之官,辄积年不徙”。后来顺帝虽将他迁为侍中,“引在帷幄,讽议左右”,但宦官势力已成,“恐终为其害,遂共谗之”,将这位“约已博艺,以思世路”的旷世人才赶出了朝廷。正是张衡绝世的才学、高远的志向与恶浊的时代、不得志的遭际之间的巨大落差,引起了祢衡的关注和同情。物伤其类,祢衡自感身世命运与张衡相似,就起了藉吊人而自悼的创作欲望。张衡死后,安葬在故乡,其墓在今南阳市北的石桥镇,这里是由荆州到许昌的必经之地。从祢衡行年推断,建安元年前后他从荆州避乱之地赴许昌路经南阳,最有可能往访张衡故里,凭吊自己心仪的前贤,这篇吊文或许就作于此时。至于他被曹操“遣人骑送”给刘表时,虽也途由南阳,却少了那份自由,临墓祭吊、援笔作文的可能性不大。
著名文学批评家刘勰认为祢衡的《吊张衡文》“缛丽而轻清”,给予了好评。那么,作为哀吊名篇,《吊张衡文》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特色呢?
特色之一是语言凝练。对张衡这样一个天才人物的卓越禀赋,吊文只概括地用了“南岳有精,君诞其姿”两句,以为张衡秀美的资质来自南岳的精气。这一行文固然因张衡故乡南阳郡与南岳在汉代同属荆州,而以南岳开篇,却令人有横空出世之感。作为一个科学家,张衡致力 于天文、地震、历算的研究,发明了浑天仪、地动仪,著有《浑天仪注》、《灵宪》、《算罔论》等天算名著。但吊文没有历数这些成果,而是以“清和有理,君达其机”八字赞颂了他在各个科学领域里所达到的水平和所取得的成就。“清和”是指时和气清的大自然,张衡是深悉其中机理的。作为文学家,张衡的成就更是不胜枚举:他的《两京赋》,结构宏阔,寄遇深沉,为他赢得了不朽的声名;《归田赋》则对魏晋六朝抒情小赋的发展起了重要的影响;连小诗《四愁诗》都自有特色与魅力在。但吊文也仅以“故能下笔绣辞,扬手文飞”一笔写出,而张衡敏捷的才思和飞扬的文采却传神正在八字中。写文学这层又与写天文物理那层以“故能”一词承接,说明文学成就取得与洞达物理是息息相关的;而这两层又是对开篇盛赞张衡资质的展开和照应。
特色之二是设譬精巧。除了以南岳衡山的神奇秀丽来比喻张衡的非凡资质外,吊文还以“苍蝇争飞,凤凰已散;元龟可羁,河龙可绊”一组譬喻勾画出东汉后期的政局俯瞰图。“苍蝇争飞”深刻揭露了时政混乱、小人得势的黑暗时局,苍蝇可以指宦官,指外戚,指趋炎附势的士族官僚的败类。元龟即大神龟,它与河龙都是传说中的神物,分别背负着洛书河图来到人间,伏羲据以画八卦,推阴阳。凤凰也是治世才见的神鸟,它与元龟、河龙无疑都用来比喻张衡与自己这样的不世出的天才,然而它们不是杳无踪影,就是被羁绊着。这组比喻形象抨击了小人当道、才俊被压的黑暗政治,明写张衡所处的时代,暗含祢衡对当世的声讨,寓意深长。
   特色之三是反衬强烈。除了把苍蝇与凤凰对比,表达自己鲜明的爱憎;还把伊尹赶上了商汤的盛世,吕望遇到了周公的青睐,来与偏偏生在东汉衰世的张衡对比,感叹其生不逢时。同时,还以“河水有竭”来反衬张衡的“君音永浮”;以晨曦可能会隐没或出现,即“旦光没发”来反衬张衡的“君声永流”;以坚石之朽坏、华星之陨灭来反衬人间只有正道才是悠久永恒不会中绝的。河水、晨光、坚石、华星都是不灭的物质,但与张衡的英名相比却都不是永恒的。这种反衬的手法辞少而意足,文约而义长,使张衡流芳百世的形象宛如伟岸的塑像矗立眼前。

特色之四是韵律优美。整篇吊文除第五句“故能”与第七句“昔”的领词外,全以四言句构成,可以视为一首四言诗。全文分四层,各用了一组韵。在用韵上,作者似乎也是精心选择过的。第一层写张衡的禀赋成就,以姿、机、飞押i韵,给人以依依追思的韵味;第二层写张衡的不幸遭际,以旦、汉、散、绊押an韵,令人似生出遗憾的咏叹;第三层吊慰张衡,深信其声名不朽,以灭、绝、竭、发等入声押韵,给人以斩钉截铁的决绝感;第四层表达自己的感触,以游、忧押ou韵,悠悠长韵使人有意味深长的回味。全文起结都用平声韵,使整首吊文韵律轻清。

吊文结尾是祢衡与先贤张衡的心灵对话。他对张衡说:我虽然生活在先生之后,但我倾心依遵你的德行,游心你的才学;士人把知己看得最贵重,先生你千万不要担忧没有同调。心高气傲的祢衡将自己和张衡相提并论,引为知己,吊张衡实即吊自己,一切说张衡的话,都是夫子自道,吊文的主旨不言自明。《文心雕龙·哀吊》认为吊文一般用于四种情况:“或骄贵以殒身,或狷忿以乖道,或有志而无时,或美才而兼累,追而慰之,并名为吊”。祢衡所吊的正是张衡、也是自己的“有志而无时”,即有雄心大志而时乖运蹇,是符合吊文宗旨的。但祢衡比张衡更生不逢时,他遇上的是一个只凭武力说话而容不得狂放天才的时代,尚未展现全部才华,就被黄祖杀害。“一个祢衡容不得,思量黄祖谩英雄”,唐人罗隐的诗句流露出令人扼腕的痛惜。


相关链接:

关注公众号

APP下载